用APP打开
【人在旅途】可爱的面塑神鬼群像
2次浏览
0次收藏
 

(本话题已参加游山玩水7月活动人在旅途,心随景动)

可爱的面塑神鬼群像·蒙古国·乌兰巴托·走进蒙古国·7·2014·6·19

其实是无意间回头,就在东北饭店的斜对面发现一座建筑有点不同。屋顶不大却有点中国式的大屋顶,嗯,有点,算不上大。下面建筑又有点藏式的窗户的外貌,具体什么说不清楚。大门关闭,小门开着。看见有人进出就随着进去,原来是一座寺庙。石阶上是一群鸽子,很多,在院子里歇息着,嬉闹着。进来屋里是一个大厅,很宽大。大厅一边应该是一个食堂所在,或者是斋饭,一个小女孩在收拾桌椅。一个妇人看我拍她,就双手合十,笑着还指指楼上,冲我点点头。就信步上楼,原来楼上是憎侣在诵经。说一段,就击鼓敲锣,说一段就鼓乐齐鸣。离着诵经的后面一排座子坐着大约是教徒或者信徒,静静听着。还包括孩子。憎侣的年纪很小,一个稍微年长的在一边给一个妇女算卦(?),还有一个香客直接走到神龛香案前面合十祭拜。

我就是什么信徒不是善男信女,我很少专门去寺庙或者类似景点。只是偶尔碰上了,也不是贪图免费,有时候门票不是很便宜我也可能进去看看。我喜欢寺庙的那种建筑,那种古老的,沧桑的,即使有时候明明知道是伪建筑也愿意看一眼,说不清我心里究竟为了什么。在尼泊尔佛教之国,在柬埔寨暹粒吴哥的微笑,我只能被震撼于宗教神鬼的浩瀚莫测,实在不懂是什么宗教,我也没有兴趣去研究。心里进不去,就像我打死也不懂麻将。有时候会站在他们后面看一眼,也就半分钟眼睛就觉得困意。

玻璃柜里神鬼我一定不是第一次看见,我是说那种模样和装束。但是绝非平常的这个蒙古国寺庙的这些神鬼们却不是泥胎或者金箔的,是什么,大概是面塑。那么新鲜,那么生动,那么令我怦然心动。可恨这一层玻璃,肿么都是反光,我真的讨厌光线了。其实就是近在咫尺,伸手可得。我能看见面塑的每一丝笔触每一道雕刻,可是我的卡片机却不能反映,真的气死我了。

贡品有一盘奶酪的饼干,切出花纹的摆出花叶形状的。当然还有酒,印着蒙古王的烈酒。又像面包又像饼干还像大饼的扁平的东东一层层摞起来,围起来足有一尺高,上面是糖果,红红绿绿的。还有像是哈达一类的围巾是彩色的摆在案子上,还有纸币,蒙图。点着长明灯,没有往日的其他寺庙那种森严或阴暗神秘,很随和,很亲和。

忽然想起金庸,文学大师那个可怕的脑子里竟然有天地鬼神的悲欢离合,诡异传奇。其实,太多都在传说里,教堂,寺庙,神龛。闭上眼,九天十八怪,睁开眼,柴米油盐酱醋茶。人间在哪儿,天堂在哪儿。你想就有,你觉得就是。这大约属于科学家的假设,你不能举证,那我说的就是。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丹尼尔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是不是虚构呢,当然是,也不是,因为后来有许多从幻想变作现实。寺庙就是开始式,会不会有一天变作现实。不知道,现在说可能不可能都为时还早。可爱的是凡尔纳笛福说的是科学幻想,可悲的是金大师说滴是玄幻,灵异,悬疑,今天的新大师们又加上穿越,梦里不知身是客,但愿长醉不必醒

一个小男孩拿着两把粮食去喂院子里的鸽子,走下台阶,他想找一个什么地方来喂这些鸽子,手指缝里不停在漏下一些粮食粒儿,鸽子就看见了,就开始俯冲,包围这个孩子,直接奔着小男孩的手心。小男孩受不了鸽子的横冲直撞,撒开手扔了一地。等着鸽子吃完了地上的粮食,小男孩又把手握起来装作还有粮食的样子蹲下来等着鸽子,鸽子却早看穿他的鬼把戏,根本不再理睬

楼下的大厅里有一个像是小卖部的地方,专门出售进贡的贡品类东西。还有喂鸽子的,不像是粮食,好像是一种什么种子,黑色的。在海参崴,喂鸽子是用瓜子,也是老毛子的特产,毛嗑(四声)。至今我还记得俄国导游那愤愤的眼神,我们对待鸽子做朋友,而你们却吃鸽子,真是野蛮

不野蛮的强占了我们近百万平方公里。可是,我们却在吃着鸽子,人家没有说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