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APP打开
一年里最好的日子去了石浦,四天三夜,没吃完。
336次浏览
0次收藏

小时候,杭州海鲜馆子很少,吃过最棒的,应该是杭大路上一家打着“象山石浦”名号的。所以从那时开始,石浦的海鲜=好,基本就是我的一种思维定式。


但在接下来的多年里,温州台州宁波舟山上过北下过南,唯独那么近的石浦迟迟没去。终于趁着开渔后第一个假期,排了4天3夜,早上8、9点出发,中午就到了这个帆樯林立的渔港小镇。


----------------------------------------



恰好肚饥的时候,从一碗海鲜面开始渔港体验我觉得是不错的石浦的海鲜面和舟山的有所不同,汤头并不像在舟山普遍吃到的这么浓厚,不会有你期待的那种一口汤鲜到翻白眼的情况。


除了各类鲜货,煎炸过的黄鱼、鲳鱼、带鱼,当然还少不了这里吃面必备的姜蛋。


煎炸处理过的鱼,下到面汤里能煮出比鲜货更浓郁的风味。加上鲜甜的几只红头虾就可以很好地支撑一碗面了。姜蛋是一个很妙的存在,和鸡蛋一起煎制之后的姜末少了几分辛辣。吸收了汤汁后也松软可口,兼顾去腥暖胃。


另外的两碗,海味和芹菜的搭配也是浙江沿海人的一种习惯,而土生土长的人,一定会推荐你吃最细的米面。


就像在古城墙外吃到的这碗米面,新鲜海味汇聚的鲜甜滋味被米面充分吸收,浑然一体。


石浦的面摊儿上,但凡这个姿势在吃面的,大多是本地人。什么原因我无从考证,你可以自己体会体会。


不要纠结哪家,街头巷尾找一家这样破破的老铺子吃一吃就可以了。


----------------------------------------




作为汉代已有耕海牧鱼记载的一个老城镇,石浦镇的中心,保留着部分建于明代,为巩固海防抗击倭寇而建的古城。走走看看,顺口吃点当地小吃,还是要的。


虽已沦为60块门票的旅游景点,但黑瓦白墙木门和石板阶梯,还保留着浓厚的历史味道。


城楼不大,威震浙洋四个大字还是体现了作为当年的海防重镇的历史地位。


烧仙草并不只是福建、台湾的特产,同样也是石浦的传统味道。古城街边的老奶奶慢条斯理黑的白的各给你挖两勺,加点糖水,点一点薄荷。一杯凉凉的端在手里逛逛吃吃,可以说是很舒服了。


古城边处处都是油炸小摊儿,买的是拖了面衣的炸小黄鱼和虾饺。


虾饺是传统的叫法,其实是微咸的面糊加上葱花,摆上几只本地红头虾,下锅炸成饼状。所以很多小摊也就顺势称它为虾饼了。


外部脆口,咬开后热乎松软,散发着经过油炸的虾壳的香气。红头虾的壳虽硬,但经过油炸后足够酥脆,嚼下去完全没有问题。


说不定比我年纪还要大的理发店,要是对自己相貌儿够自信,进去刨一个杨梅头看看。


街上现烧现卖的烧酒铺子,如果不是自己把酒已经带齐全了,可是可以拷上一斤拎去吃饭。


----------------------------------------




当地接应的地陪Jerry姐要晚一天才到,所以头一顿晚饭我们自行了断。不想去人头攒动的海鲜排挡街,找个本地小馆子是我们的目标。


在镇子边缘找到一家颇受好评的老店,看着台子上的鱼闪着新鲜渔货才有的金光,心也就放下了一半。


3个人霸占了12人座的包厢,点完菜,拎出带来的酒。带了金门高粱,一是我喜欢不过分调配的单纯口味,二是宁波象山这个地方,和台湾也是颇有渊源的。


长在礁石上的丑陋藤壶,是海边人喜欢的美味,简单的葱姜水煮,吃的是原始的鲜甜。


淡菜上桌就会发现,杭州吃到的壳薄肉瘦的淡菜肯定不是这里产的。这里淡菜有多大多肥壮,你看右图里我的大拇指比较一下就知道了。


相比醉泥螺,我更喜欢吃新鲜的,仅用一点酱油调味的葱油泥螺,就很好。


“蟹啊,一人一只好咧,这个小一点的正好。”老板娘这句话是没错,半斤一只的白蟹,饱满肥壮,又不至于太大而填饱了肚子。


老板娘席间进来询问菜色是否满意,正好上来这盘红烧肉鳎,一口下去真是要夸一夸。本地厨师对鲜嫩度控制恰到好处的前提下,一样保证红烧得足够入味。


鳗泡芹菜,也就是用芹菜烧鳗鱼胶,香酥之余微微带点粘口的韧性,嚼在嘴里感觉就已经补到了……


我吃海鲜,定要蒸一盘酱油调味的小梅鱼。蒸到恰好的小梅鱼肉质非常细腻鲜甜,至于新鲜度嘛,你自己看看这个金银财宝一样的光泽就知道了。


这盘蔬菜都是挂了面衣炸起来的,嗯……就是稍微硬一点的蔬菜天妇罗,也是有点意思。


芹菜鱼丸汤收尾,鲜美自然不在话下,除了鱼丸,还有处理的很嫩的鱼肉、瘦肉和肉丸。一顿饱餐,晚上是哪儿都不想去了……

曙海饭店

石浦镇曙海路27号


----------------------------------------




石浦镇依渔港而建。所以早晨起来,码头上散散步,也许可以看看卸货的渔船,吃个当地早餐,就不错。


镇子靠海边,就是每天渔货上岸的渔港码头。


正值渔季,港边停泊的船只多半是昨夜满载而归的,经过和家人短暂的相聚,今天修整补给之后又将启航。港边渔船多半是这样双双停靠的,原因我晚些告诉你,你可以猜一猜。


渔港的码头隔着海湾就可以望到东门岛,长假期间去被央视报导过的东门渔村显然不太明智,海边走一走,去逛菜市场比较靠谱。


和在台州一样,食饼筒,这个大号春卷,在这里也是可以从早餐吃到晚宴的食物。


石浦菜场门口的早点摊,虽然作为早餐已经足够丰富、营养了。但总是让我觉得不够满足。


于是柯奶奶,也就是Jerry的婆婆,给我们准备了一餐,可以说是很豪华的食饼筒主题晚餐。


各种鱿鱼、芹菜、炒米面、蛋丝、虾仁、蟹腿肉,再剥几粒多汁的蛏子,裹成胖鼓鼓的一卷,大概就是对食饼筒最好的表达了。


----------------------------------------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喜欢逛一下菜场。因为在当地几天里吃到的东西,都能在这里找到根源。而这座以海鲜为灵魂的小城,更是如此。


昨晚吃到的淡菜,原来是产自2小时船程之外的渔山岛。


肉质鲜甜软韧的佛手螺,是鹅颈藤壶的一种,在藤壶里算是最贵的。但和在欧洲被炒至天价的同类相比,这里的价钱真心是跟白送一样。


密密麻麻的辣螺什么的,随手抓两把回去抄一抄,一顿下酒菜有了。


当然大号的螺也很多,图1的角螺,口感比2、3的大钉螺和毛螺更鲜甜。所以除了白灼和盐烤什么的,还可以取出螺肉来煲汤。


菜场里简陋的灯光下,小黄鱼和鲳鱼闪着的金银光泽,就是鲜度的最好说明。


当然了,和上图的小盆友比起来,同色系的这两箱,就要贵非常多了……


猫头鹰说的,土话讲这叫沙鳗,其实是泥鳅大小,肉质更活更滑。


正经的一摊鳗鱼,4、50厘米至两米长的,一应俱全。随便拎一条小的回去切几片火腿配着一蒸,哎哟喂……


东海的带鱼是最好吃的,肉质最为细嫩鲜美。渔家的吃法,表面的银色是不刮掉的,否则,这条带鱼就是不完整的。


鮸鱼和剥皮鱼都是我喜欢的,鮸鱼是因为吃过温州大师亲手做的敲鱼汤。而剥皮鱼因为价格低廉,是我在宁波当兵时,是餐桌上的常客。


当然,也是有金枪鱼(图2)这类的,只是如果想刺身,这个品种肉质略逊了一点。图中较大身材较好的这条,旁边的阿姨说叫青gang,看起来像是很鲜的样子。


手掌长的大竹节虾,光是看着我已经想象到刚刚灼熟时,剥出来弹嫩虾肉的鲜甜味道了。


当然也不是都讲究大,扇贝我就喜欢这种小号的活贝,肉质更鲜活更有灵气。翠苑菜场的舟山佬偶尔有货,就算是百八十块的高价我也是要硬着头皮买上2斤的。


梭子蟹大的已经有一斤左右,现在还是吃白蟹吃肉的时候,再过上一小阵子,膏蟹的膏一红……你都懂的。跟柯奶奶学到一小招,蒸蟹的时候撒一点烧酒,微微酒香的风味,很棒。


小章鱼有个诗意的名字:望潮。即使是在这里也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红烧,一口一个鲜香脆口。因为整个嚼食,所以还有一个因为嚼它的声音而来的名字:叽咕。


这个小石蟹,在 写东极岛的这篇里 可以说是主角,在海鲜面里的表现堪称完美。当然在石浦,我们之后会以另一个形式见面。


因为品种全、价钱也不贵,所以会有很多外地客采购海鲜带回家。在菜场的一角,也能找到打包保温箱的摊子。打包师傅的动作,比你们平时见到的快递小哥要快上几倍。

石浦菜场

石浦镇荔江路85号


----------------------------------------




我认识出门在外的海岛人,都会带上几包家乡的咸鱼,偶尔拿出来蒸一片嚼一嚼,就能想到家里饭桌的温暖,因为“故乡的风里,都是咸鱼的味道啊~”。


国庆假期人多,更原始路途也遥远的渔山岛是去不了了,周边的小岛要过轮渡的,车辆也是大排长龙。海岛的码头、轮渡无一例外,都是自晒干货的摊儿。


我最喜欢海鳗鱼干,不要太咸的,肚子部分切丝,炒芹菜,只需烹一点料酒,人间美味。


经过多次腌制,咸度很高的三抱鲞,之前发过 毛豆烧鲞就是用的这个咸鱼 ,是多少海边人心里忘不了的滋味。


各样的鱼干就这么随意摊在家门口,且晒且卖着,一切随缘。


----------------------------------------




高塘乡的花岙岛,因为独特的地貌而被称为海上石林。当然,朴素岛上的小小渔村吃个午饭,也是可以有一份装B指南。


我们是从高塘坐轮渡去到花岙岛的,在说这个小岛之前先提一下,高塘的沙土地,可以种出特别美味的水果,比如在柯奶奶家吃的这个沙地瓜,除了甜,还有一种特别的鲜爽。


翻过一个山头到达岛屿南端,地貌突然就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了。


海水侵蚀行程的巨大柱状节理,占据了岛屿南部相当长的距离。这是从海上看的视角,宛若一片海上石林。


从我们爬的半山腰看下去的景致。当天气温很高,其实这个时候我是假拍照,真喘气。


从高处看下去,可以看到沿岸被泥沙浑浊的海水,过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恢复了湛蓝色。


这片石滩,有没有让你想起野柳什么的?不过老实讲,我当时想的是,这些礁石里应该有不少石蟹吧……


然后以为动力,岛上随便找的餐厅,吃到了我一直想吃的石蟹。虾、蟹、贝、螺,简单盐焗,加上一点啤酒的熏蒸,最纯粹的海味。


之前菜场见过的大钉螺经过盐焗,肉质紧实且香。而且是在这么多种螺里,这个鲜橙色的螺肉颜值也是最得我心。


再红烧一盘小鲳鱼配虎头鱼(小石斑),干下去两碗饭,真是舒服到不行。


饭后小憩就在餐馆的院子里,是把随身的威士忌拿出来喝一喝的好时候,景区门口买到结成冰块的矿泉水,我处心积虑留到现在,就为了可以在威士忌里放个大冰块。


别嫌杯子矬,就连雪茄,也是用剪刀剪的。


至于朋友圈装逼模式,可以换个风格体现。


岛上随便开车兜了兜,在小渔船码头晒着太阳吹着海风打了个饱嗝,嗯……要不还是回酒店去睡一觉好了。


顺路(因为只有一条路),假惺惺的还是去岛上抗击倭寇的旧兵营到此一游了一下。


----------------------------------------




虽然头一晚我们吃的餐厅已经很完美了,但我更喜欢的还是在柯奶奶家的家常小宴。毕竟妈妈的味道,才是这坐小城最根源的记忆。


在柯奶奶家吃了两顿晚饭,有这样满桌家常做法的海鲜小宴。


也有这样满满一桌,围绕着几张饼皮的食饼筒主题大餐。


自家做的咸菜滚小黄鱼,是最家常的味道,鱼身保持完整,但又煮出浓郁咸鲜。


菜场多见的白丸鱼饼,和最右边的马鲛鱼肉做的鱼面,在长辈家里也是亲自动手制作的。


柯奶奶自制的鱼面,加莴笋豆芽金针炒制,胡萝卜点色,番薯粉勾薄芡,最后撒上一点白胡椒粉,这一盘我一个人就可以吃完。


咸菜煮的鱼丸汤,加上番薯粉皮的水晶小水饺,可以在晚餐喝酒前先来上两碗。


大量黄酒,加上核桃生姜红糖红枣鸡蛋煮的野生青蟹。这个吃法我是第一次见,蟹肉仅靠本身的微咸就足够,而用满是红膏的蟹盖来喝满是黄酒香的汤汁,真是吃蟹喝酒两不误。


海岛散养的海鸭蛋,蛋黄大,香,用来做一碗姜汁黄酒红糖核桃调蛋作为餐后甜汤,完美。


当然如果你还有胃口,可以再来个酒酿馒头,只靠酒酿的微甜的松软小馒头,也是很多宁波人心里,家的味道吧。


----------------------------------------




在柯奶奶家的晚餐吃得很急,因为邻居裘老板的一句话:“我朋友的渔船刚靠港准备卸鱼,你们要不要去看看?”这种诱惑,谁挡得住?


因为渔船的满载归来,入夜的渔船码头也灯火通明,热闹起来。


渔民们配合无间,仓底冷藏保鲜的渔货被整理成整箱整箱提上来。


通过几条钢架组成的人力传送带,渔获被送到早已在码头等候的卡车上。


今年休渔期比往年长整整一个月,禁止大量捕捞是有显著成效的,至少劳资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鲳鱼……


现在解答一下为什么渔船往往是双双靠岸,为了更高的效率,渔船常常两艘协作拖网捕鱼,所以满载归航卸货的时间也是相同的。所以只需停靠一个泊位,通过传送带卸货就行了。


一两千箱渔货要装许多车,货车进出的间隙,船上的工人得以吸一支烟休息片刻。


也是趁着这个时间,热心邻居裘老板带我们赶紧搜刮了一些我们想要买回家的渔货,比如快两米长的海鳗和1斤一条的银鲳鱼。


当然是少不了闪着耀眼光泽的一大筐带鱼、鮸鱼、小黄鱼。


装上两大箱,空余的部分再塞上几条我自己喜欢的马鲛,快要盖不上了才肯封箱。


回程当天起个早,热乎乎一碗姜蛋面下去,出发回杭州了。几天无敌小鲜吃下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晚上煎块牛排吃一吃吧。


最后的结尾我想用渔船上看到的这件T恤结尾。大道理都是多余的,我只想说如果你想你的子孙吃到的是鲜美的渔获,而不是你每天叫外卖丢弃的塑料盒子,你知道该怎么做。


先聊到这里

    我煎牛排去了。


 本期内容特别感谢: 

Jerry和柯奶奶


相关文章